http://www.thuexeminhanh.com

人工智能已到瓶颈?院士“联名”反深度学习,并指出未来发展方向

人工智能已到瓶颈?院士“联名”反深度学习,并指出未来发展方向

前言

在今年的CCF-GAIR大会上,来自清华、加州大学伯克利、斯坦福、哈工大等多所国内外顶级理工科院校的院士齐聚深圳,分享了自己最新的研究。虽然各自研究的细分领域有所不同,但是透过贯穿始终的技术讲演,避不开的事实是,多位院士都在或直接或间接地去“批判”深度学习算法。

演讲中,他们再次明确指出深度学习的缺陷,进而点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随着研究的推进,当下的深度学习算法将会逐步被拉下神坛。

不过,顺着学术界走入产业应用,会发现产业界的关注重点是在技术的落地。所谓落地,本质上就是无数应用场景的聚合。所以对于AI企业而言,对业务的探索和用恰当的技术去解决实际问题才是首当其冲的。

因此,深度学习存在缺陷,这一问题短期内并不会妨碍AI当下不可阻挡的发展之势,技术的局限也不意味着AI公司们将会无事可做。

但阳春白雪的研究始终引领着AI产业的技术走向,也是企业盈利和产业变革的关键驱动力。

所以,在深度学习被过度炒热的当下,我们理应试着站在院士们的“肩膀”上,看的更远。而企业家们在脚踏实地的同时,也应当不忘仰望星空。

尽管这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但是行业内一直没有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本文旨在传达学术界研究者们提供的一些新思路。

人工智能已到瓶颈?院士“联名”反深度学习,并指出未来发展方向

机器学习的弊病:源于对“大”的误解

当下,最常被提起的名词就是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和神经网络,用数学上集合里的概念去理解这三者之间的联系,他们之间依次是包含的关系,即机器学习包含深度学习,深度学习包含神经网络。其中,四层以上的神经网络就可以称之为深度学习,而深度学习是一种典型的机器学习。

上世纪五十年代,神经网络这一算法结构出现,当时,它的正式名称应叫做感知机,但已经包含了输入层、隐含层和输出层这一经典的通用结构,并且随着隐含层层数的加深,对事情的描述就愈加精准。

但是,神经网络是一种以输入为导向的算法,所以优质的结果一定取决于接近“无穷”量级的数据。因而,在2000年互联网革命没有爆发之前,它一直都处在无人问津的阶段。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互联网时代积累的大量数据和云计算带来的算力的大幅提升,极大地释放了深度学习算法(深层的神经网络)的潜力,因而也让人工智能时代全面爆发,产业应用得以蓬勃发展。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达到216.9亿元,同比增长52.8%,预计2018年市场规模将达到339亿元。

然而,随着产业应用的成熟,以及大家对真正“智能”的渴求,让算力和深度学习算法本身的局限性,显露无疑。

老百姓概念里的“大数据”和我们所认为的大数据是完全不一样的,就拿图像处理来说,数十亿的数据量看似量级很高,但对我们来说,它其实是“小样本”。

因为真正能够训练出好的模型的数据量,应当是趋于无穷的,所以即便是拥有了大量数据去训练模型,和理想的智能模型之间,也有着本质的差别。

从算法性质出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系教授马毅也点出了当下这项火热技术的局限性。

因而从学者、投资人到AI头部企业,寻找新的技术和方向成为了现在的重点。

在会议的开场报告中,清华大学张钹院士呼吁大家思考的“如何走向真正的人工智能”成为了为期三天会议的基调,同时也反映了行业发展至当下阶段,众人的诉求。

人工智能已到瓶颈?院士“联名”反深度学习,并指出未来发展方向

新方向探索:数据处理方法、基本思想和技术思路

1. 数据处理层面,语义向量空间或进一步拓宽入口

看见了技术的“天花板”,很多专家学者开始提出“小数据”的概念,然而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学院院长张钹院士却不认为数据量的大小是当下的根本问题所在,他指出,传统的人工智能三要素将不能带来真正的智能。

评价人工智能获得的成果,我们可以从这五件事来看:深蓝打败人类国际象棋冠军;IBM在电视知识竞赛中打败了美国的前两个冠军;2015年微软在ImageNet上做图象识别,误识率略低于人类;百度、讯飞也都宣布在单句的中文语音识别上识别准确度略低于人类和AlphaGo打败了李世石。前两件事归为一类,后三件事可归为另一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